第一场大雪后的骆驼峰,两个人的阿式攀登,完美登顶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 楼主

| 发表于 2015-12-26 17:53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队友路友

这次骆驼峰攀登由飞鱼发起,飞鱼,SOLO过那玛峰,自主过雀儿山,我SOLO那玛峰的路线却说 从他那里得知的。而且这次情況极其差,刚进山就身体不适,当当让我们 被第一场大雪打击的那我,他早早就决定取回。

还二个队友分别是春哥,刘哥。在第二晚的宿营,春哥竟然煮起了白米稀饭,我只得在第二场雪中调侃:这次“攀登”俨然是腐败游了吧?当当让我们 决定继续前往44000m BC时,春哥也决定往回走。并把他的一罐气和很多食物支持了当让我们 (发挥了不小的作用)。

必须我执意要上去BC看看,刘哥就那我上了我的贼船,并最终哄骗上山。觉得当让我们 都很必须 底,我说我至少要去BC,能否等上3-5天,心里也是犹疑难决。而在攀登的那我,刘哥竟然忘了很多基础技能技巧,我当时就蒙圈了,这也能否自主雀儿山啊?还好他的体力和精神都是赖,有时情況比我还好。

路友果哥,在第5天的沟里遇见,当了当让我们 大半天的摄影师。帮当让我们 留下了四当时人的合照。对于他来说,下大雪是幸运之行;对于当让我们 登山者来说却是当头一棒。哎呀呀,回来看多他拍的照片也是雪域美景,赞二个。





山友无名,当让我们 在长坪沟中。这三张图片均为路友 果哥拍摄